镜蛰妖:第18章 新的发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杜凝眉淡然一笑,说道:不用等到晚上,明天白天也可以。

    白天?不是不太招摇了?白茧一脸疑惑。

    杜凝眉看着窗外:明天,天气对你有利。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今晚子时之后,整个青琼会下起大雪,到时候,冰天雪地,刚好可以掩护你的能力。

    你连天气都能预测?白茧捧着半杯清茶,楞楞地看着这位号称一天一地的大才女。

    作为一个女人,一个三头品平民猎妖师,除了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还能预测天气。想到这里,白茧心头一震,正应了那句俗话,有些人明明可以靠脸就活得很好,却偏偏要靠才华。

    子夜时分,果然天降大雪。不消一个时辰,龟园大院中积雪已有半尺来厚。

    第二天清晨,阳光被厚厚的云层遮住,正是最冷的时辰。白茧早早打开窗户,欣赏青琼雪景。

    他的家乡小瑶山,地处南方,从小他就没见过如此壮丽的雪景,心情有点莫名的兴奋。

    田娟和公冶雄更是早早地跑到院前大街,打起雪仗来,叫着喊着,一旁路过的青琼本地人揉着惺忪的睡眼,鄙视着这两个没见过雪的南方佬。

    吃过热腾腾的早饭,白茧披上件白色大衣,远远地跟在杜凝眉和余梦欢的后面,向猎妖师本部走去。

    等杜凝眉和余梦欢进入猎妖师本部府院后,白茧聚气凝神、收敛妖气,施展冰系妖力,潜入到正殿顶部。

    伏身在厚厚积雪的高瓴上,城中雪景尽收眼底。

    白茧打了个喷嚏,幸好一阵狂风刮过,没造成多大动静。

    透过顶部的琉璃天窗,白茧发现殿内,高天震和上差庸大人一边烤着炭炉一边喝着小酒,小日子过得挺滋润,他们时不时地嘀咕着些什么。

    这时,杜凝眉和余梦欢到了。

    高天震喜上眉梢,迎上来:师妹,多日不见,今天大雪,为兄正准备托人给你带些防寒的衣物,没想到,你自己先过来了。

    庸大人老脸一笑:噢,杜姑娘来了,你们聊,老夫出去溜溜。

    杜凝眉看向庸大人,说道:不着急,庸大人,我今天来想跟二师兄说一点私事,合计一下婚礼的事情,正好,您老可以帮忙参谋参谋。

    高天震激动万分,喜道:好呀,难得师妹你主动提起此事啊,为兄之前见你似有不快,故而不曾多说婚礼之事。

    余梦欢楞楞地侍立在杜凝眉身旁,一声不吭。

    庸大人呵呵一笑:好事,好事,那老朽就在此做个见证。

    杜凝眉借一个话题,就拖住了两大高手,白茧正好去他们的书房转转。

    他先是飞身落入后院,用冰晶面具穿墙术,进入高天震的书房。在书桌上发现几张还没有烧掉的加密飞书,便用自带的炭笔誊抄一份。

    在高天震的书房,捣鼓一阵子后,见没有其他加密飞书,他便从另一面墙出去。

    在后花园的东边还有一处别院,应该是庸老儿的住所。白茧如法炮制,又在其书房搞到几份加密飞书,当然,是手抄本。

    在约定好的时辰内,白茧先行回到了龟园大院,杜凝眉和余梦欢也在半个时辰后,回来了。

    他把誊抄好的加密飞书,抖出来,放在台面上。

    杜凝眉拿过来看了几遍,反复对比,沉思半响,才缓缓道:这些都是不甚重要的飞书,不过这些密信里都提到圣陵在一个叫‘玉’的地方。

    我说嘛,这些密信,他们怎么都不着急烧掉呢。原来是些没啥用处的破玩意,这些老滑头。白茧耸了耸身子,无奈说道。

    杜凝眉笑道:如果单论一封密信来看,这些飞书确实提供不了多少信息,不过如果这六封信的信息混在一起的话,就不同了。

    有什么不同。白茧问道。

    杜凝眉玉指轻弹着手中的六封飞书,说道:至少可以推断那个叫‘玉’的地方,在白银祖庭以东三百里的高原附近。

    什么意思?白茧听不明白。

    余梦欢一惊,忙道:小师叔,你是说,这鲲鹏计划中的圣陵,就在玉刑蛊场?

    杜凝眉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没错,那是三族的禁地,也只有那里才是最秘密、最安全的地方,而且距离八字赐印城不到二百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