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骨与玫瑰:第二十章刺客公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坦白说,刺客公会的使命有一部分是连我也不知道的,所以,完整的全貌在你进入刺客公会以后,会由刺客宗师慢慢告知你。国王向拜恩皱了皱眉。

    这次拜恩算是反应了过来,之前详细的内容之所以是由薇林转告的,不正是因为无法在王宫,甚至无法在书房里告知他吗?虽然明白了过来,但拜恩其实很想听听国王本人的想法。但拜恩也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逼问下去。他应该去用自己的眼睛看。

    我仍旧会前往刺客公会的。拜恩说。

    乔治国王沉吟了一下,问道:方法呢?

    拜恩向他点了点头。

    去吧,我会安排更多人手暗中保护你的,另外我要承认,之前我也一直有派人暗暗中跟随你。乔治国王仍旧皱着眉对拜恩说道。

    我说呢,我怎么会能从专业刺客手下活下来。拜恩笑了笑表示并不在意。

    嗯,去吧,多保重。乔治国王闷闷地对拜恩说。

    也无法顾及乔治国王的情绪,拜恩趁着前半夜的喧闹创造出来的大量巡逻和警戒,再次非常头铁地踏上了前往刺客公会的路。

    这一次拜恩倒是很顺利地来到了桥下,一路上曾遭到过两次盘查,但拜恩持有王室的徽记,行动不成问题。拜恩的怀中,有一张带血的卷轴,应该是席安在密道里的时候塞到他怀里的。拜恩环顾了一下四周。为席安叹了口气,打开了卷轴,向其中注入了魔力,卷轴和墙壁上同时浮现了一个近似的魔法阵,两个魔法阵的光芒互相交缠着,逐渐贯通,然后一个似虚似实的深深门洞浮现在了拜恩眼前,旁边还带有着巨大的骨骼框架,这个门洞,应该是一只龙的眼睛。拜恩脑海里浮现了这么一个想法。

    拜恩的身形隐没在龙眼之中,远处,几个黑色的影子同时消失,就是不知道是来保护拜恩,还是来刺杀拜恩的人了。

    整个通道幽谧而又深邃,只有地面上浮现了一条绿色光带指明了前进的道路,拜恩总觉得身旁的黑暗里不时浮现有人的气息。搞得拜恩一惊一乍,总想着点亮光线,但一方面如果有人要杀他,点亮光线似乎更危险,另一方面来说,打灯未免也显得太不专业了。拜恩聚集起精神,硬着头皮往里走。这里歧路非常地多那道绿光应该是根据来人出示的卷轴来引路的标记,要是没有这个引路标记,就算没有刚才那些气息,进犯的人自己都得把自己给困住吧。

    在这里拜恩甚至根本无法了解通道是朝上还是朝下的,这里在黑暗中有着令人脚步都难以走稳的起伏,一段时间以后,就根本连上下的都有些分不清了。唯一一个分辨上下的信息出现在拜恩走了两刻间之后,耳膜传来的压迫感使得拜恩张嘴缓解。这是拜恩在高空下降时,常常出现的情况。

    终于,绿线的尽头到了。眼前豁然开朗,一盏黑水晶大灯吊在巨大的洞窟顶部,四周的钟乳则从穹顶处垂落地面,形成了穹顶的四柱,穹顶之上用矿物颜料深重的色彩画着一副壁画,一个矮小的人类,手持龙舌剑,将其刺入了一条巨大无比的黑龙口中。

    大厅之后,有一扇巨大的青铜巨门,门前站着一个高瘦的人影,拜恩很快地将他认了出来,竟然是拜恩的管家。

    桑陆林!你怎么在这里。拜恩喊道。

    欢迎您,拜恩侯爵,容许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还有另一重身份,那就是暗影教会的影龙卫。职责是保护暗影教会的高层。在得知您是龙舌剑的主人后,便负责保护您。桑陆林仍旧不改优雅的仪容

    你好啊,桑路林管家,见到你真高兴。拜恩不无尴尬地应道,他觉得被监视了,但话说回来,哪儿有这么专业的暗杀组织没能杀掉他这个菜鸟的道理,他逃跑过程中竟然没有堵截。如果不是桑路林,说不定他早就凉了。

    谢谢您,拜恩阁下。桑陆林鞠了一个躬,这里便是暗影教会的圣堂,黑晶大厅。我代表暗影教会,欢迎您的归来。

    好吧,在此之前,我可以先问问为什么我会被人截杀吗?

    应该是有人泄露了您身份,我们非常怀疑是刺客公会中的成员所为,但因为事情涉及到暗影教会,大宗师不方便执行,您在熟悉后可以亲自掌权进行肃清。桑陆林的身形依然优雅,却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气,我们已经抓到了刺客中的三人,其余人等也还未能逃走,现在就可任凭您处置。

    这有问出什么情况吗?处置,怎么处置,弄死了喂狗?拜恩觉得托临那个死胖子买女仆的建议不错,否则他根本就无法接受决定别人的命运这件事情。

    能够确定他们来自北方的天风城的刺客组织风销镝。其余的情况他们抵死都不肯说,拜恩阁下,时间紧张,复杂的刑法尚未实施,您不妨去亲自审问一下他们,体会一下生杀予夺的权力,这对您将来执掌暗影教会有好处。桑陆林的身上,杀气更重了。

    拜恩打亮道路后,毫不顾及复杂危险的地形,直接使出了龙族的飞行魔法,不要命地,真正地飞也似地逃跑了。

    得以与日夜穿行于龙眠山的经历,拜恩的飞行魔法极其熟练,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飞行魔法虽然魔力值不算太高,但熟练度早就超过了薇林公主和乔治国王,毕竟国王和公主不能总是当众上天不是?

    拜恩只能沿着最宽阔的主河道行动,并且只能老实地沿着水流向下飞行,飞行魔法激起的巨大起浪更是将他的目标暴露无疑,现在拜恩担心的事情变成了离开下水道以后,会不会有人截击他。

    同样是3个人一组,有一组人就停留在酒馆附近的房脊上,这几个人的装备极为齐全,从勾爪,弩机,到大把的卷轴,一应齐全。在席安和拜恩逃进密道后,他们就展开了一张卷轴,顿时,一个小点显示出了拜恩和席安的大致位置,他们一直在高处缀着,准备抓捕漏网之鱼。

    突然,手中举着卷轴的刺客出声道:不对,怎么会那么快,难道追踪出了问题?这样下去会追不上的,快通知风叶,目标应该会从下水道出口那里逃出来。准备狙击!

    一名沉默消瘦的刺客正坐在城墙的哨塔顶上,他的装备极其简洁,只有一张和他本人一样长的巨弩,被他抱在怀里,他像猫一样张开的眸子定定地凝视着王都的街道,他可以看到,地下有风在奔行。而这股风的出口,就在他的脚下,在他出来的一瞬间,从背后出箭!

    风,到了!巨弩已经张开,一股剧烈的风已经聚集在了巨弩上,瞄准了下水道的出口。

    拜恩从下水道口出来的瞬间,顿时一松,拼命加速,风叶操纵着巨弩调整位置,即将瞄准拜恩的前路。就在这一瞬间,一个衣冠楚楚,身形优雅的中年人出现在了风叶的背后,一肘砸在他的脑后,风叶顿时就昏了过去。

    这个身形优雅的中年人就是拜恩的管家,桑陆林。他试探了一下风叶的状况,确认他昏迷后,捡起了巨弩端详了一下,自然自语的道:风息弩,这下可真是发财了。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风叶,这要是真让他出手了,拜恩阁下就危险了。说起来,拜恩阁下的应变能力还真是超乎我的预料,不愧是将要领导我们暗影教会的人,这一手逃跑的功夫就算是罪愆也没几个人比得上他。

    拜恩没有多想,风一样地就以最快的速度逃进了王宫,匆匆向侍卫出示了徽记以后,拜恩就钻进了王宫打算向国王报告此事。

    刺杀失败,估计风叶风铃那边出事了,立即分开撤退,风脉、风卷回去报告,目标逃向了王宫,很可能真地是持有龙舌剑的王室成员,王国暗影教会将来的领导人。

    知道刺客是提着脑袋活命,却没想到这么要命。拜恩狼狈地整理了一下衣着,来到了国王的书房前。国王和往常一样坐在书桌旁批阅着奏折,看到拜恩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放下书问道:你是不是在前往刺客公会的路上遭到了阻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