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星座:起源与重现:冒险:9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再想想吧。过了很久,哪吒缓缓开口。

    这是,宋天青也起来了,为了不让其他人知道这次谈话的内容,张星淼冲哪吒使了个眼色,然后问:哎,对了,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哪吒瞥了他一眼,女的,之前是男的,莲花转生之后就一直是女的。

    我的天哪,真神奇。卢穹紫听到了之后,感叹到。

    对啊,你还习惯吗?宋天青一脸震惊的问。

    习惯啊,都几千年了,能不习惯吗?哪吒又一脸坏笑的冲着他俩:怎么,问这么详细,想试试啊,放心,我有经验

    不不不,不用了,宋天青连忙摆手,我,我们对我们的性别还是相当满意的,对吧,卢穹紫?

    对对对,卢穹紫连忙点头。

    王熠笑得喘不上气。

    话题转移的很成功。张星淼笑了,转过头来接着看风景。

    那个东西究竟有什么秘密?卢穹紫的师傅究竟是何许人也?这些未知充斥着张星淼的心头。

    人类最古老而又最强烈的情感是恐惧,而最古老又最强烈的恐惧是未知。——洛克克拉夫特《克苏鲁神话》

    对知识的所求是要付出代价的,因为你知道的越多,就意味着你所未知的就越多,而这些由未知带来的恐惧,会填满你的心头。

    张星淼,或者是双子座,知道的太多了,因此他知道自己说不知道的也就更多,这太可怕了。

    张星淼看看自己心脏的位置,再抬起头,欣赏风景。

    在这难以企及的高空中,被完美的勾勒出弧形的轮廓的落日肆意地炫耀着自己的光和热,将天边的云彩烧成烈火,远处,太阳的余晖已经照射不到的地方,蒙上了黑夜的披风。

    耳朵周围微微的痛感渐渐消失,张星淼缓缓张开眼睛,橙色的阳光透过飞机的窗台洒在窗边的他的身上,他头靠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宋天青早就已经靠在前面的椅背上沉沉睡去,王熠跟卢穹紫细细欣赏着上方的电视中放的电影。

    忽然,耳畔响起了哪吒的声音:那个人他脖子上的东西哪里来的?

    张星淼听到这句话,缓缓地回过头来,犀利的眼神看了看哪吒,哪吒侧了侧头,张星淼的目光又转移到了卢穹紫身上。

    一个孤儿,领养他的人留给他的。张星淼言简意赅的回答道,对于这个脾气古怪的人,一切干扰他观赏风景的事都是不道德的。

    那是炎黄神域的东西。哪吒小声地说。

    当然凡事都是有例外的嘛。

    张星淼一下子回过头来,瞪着哪吒,问:你怎么知道?

    那是女娲的东西,在很久以前随着其他的一些宝物一起遗失了,我虽然没看见过实物——当然,刚才不算——我却在很多书籍中看见过它的插画,跟这个一模一样,由于我看过很多次,因此即便两个合在一起我也能分辨出来。哪吒一本正经的说。

    能看出来是两个合在一起的,没错了。张星淼在内心中叹了口气。

    这东西很重要吗?张星淼继续试探。

    嗯,你知道,在炎黄神域的传说中——传说中的传说——中说到,在许多块象征着绝对力量的神印中,有一块可以给予使用者强大能量的神印,被分解成五块。

    一块落在希腊神域,两块落在炎黄神域,两块不知所踪。张星淼接过她的话。

    你怎么知道?哪吒很是疑惑。

    你还没看出来吗?我们是希腊神域的人。张星淼微微笑到。

    哦怪不得哪吒恍然大悟,那你也知道,纯能量体,很珍贵她指了指卢穹紫。

    嗯张星淼点点头。思维中开始了紧张的对决。

    这个纯能量体要是就留在这里,势必会引起更多不必要的麻烦,毕竟那本来就是人家炎黄神域的东西,而且卢穹紫师傅的身份还不明不白的。

    但是话又说回来,纯能量体哎,相当珍贵,而且蕴含的能量几乎无穷无尽,这对于随时可能处于双线作战的中立派来说可是近乎逆天的buff,再说了,这是卢穹紫师傅给他留下来的东西,强行给他抢走了,他会怎么想?

    沉思了一会之后,张星淼缓缓开口:你打算怎么处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