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星座:起源与重现:神战: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尔墨斯再挥挥手,那群羽毛便铺天盖地地射了过来。

哈迪斯一顿收割,它们便被打散。

    交易。

赫尔墨斯微笑道,仿佛完成了一场欺骗——话刚落音,哈迪斯的身影便渐渐显现出来。

    哈迪斯摇摇头,眼中的血红忽然变得深邃,他再一次发出那令人心悸的笑声,判断潘多拉暂时失去能力之后,猛地冲向赫尔墨斯,赫尔墨斯面前升起一道金光,哈迪斯却突然转变方向,用收割在躲闪不及的潘多拉胳膊上留下一道血痕。

随后,哈迪斯再次进入鲜血洗礼状态,出人意料地猛冲到赫尔墨斯面前,把收割一晃,赫尔墨斯一闪,哈迪斯却突然反向一跃,收割的侧面拍中了赫尔墨斯,将其击飞。

    随后,哈迪斯向着倒在地上的潘多拉走去,美杜莎窜过来,张开双臂,直视哈迪斯的眼睛。

哈迪斯拽住美杜莎头上的蛇,把她扔飞。

随后,他微笑着拿起了掉在地上的潘多拉魔盒。

    霎时间,哈迪斯的铠甲上浮现出了阵阵暗红色的光芒。

他握着复仇之火,很快便进一步控制了传送门。

    呵呵,赫尔墨斯,你还是失败了。

哈迪斯不屑地把潘多拉提到一边,走向赫尔墨斯,拖着收割在地上划出一道刺耳的声音。

    走到赫尔墨斯面前,哈迪斯把收割举过头顶,准备砍下去。

    就在这时,一道带着淡淡绿意的金光闪过,把哈迪斯手中的收割打飞,同时,他头上的隐形头盔也被分作黯淡无光的两半落在地上。

    哈迪斯略显惊慌的回过头,看向神殿口。

    赫尔墨斯看着来者,微笑道:    阿瑞斯,你可算是来了。

    和我竞技?哈迪斯略微一笑,却并没有嘲讽的意味,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啊,赫尔墨斯。

可惜,盲目的自信只会招来灭亡。

    赫尔墨斯脚底的凉鞋张开翅膀,令他腾空而起,居高临下地看着哈迪斯,但是却并没有动手。

    哈迪斯微微侧了侧脑袋,看着赫尔墨斯的眼睛,潘多拉跟美杜莎都不知道赫尔墨斯想要干什么,不敢轻举妄动。

就这样僵持了十几秒,哈迪斯忽然咧开嘴角,发出一阵令人心悸的笑声。

潘多拉和美杜莎一听见这笑声便觉得一阵头痛,无法使用能力。

哈迪斯趁机冲向潘多拉,赫尔墨斯早有预料,把法杖冲着潘多拉一指,潘多拉便立刻移动到哈迪斯后方好远。

    好吧。

哈迪斯只好转向赫尔墨斯,看来不解决掉你是不行了。

    来吧,叔叔。

赫尔墨斯身后凭空出现无数黑白相间的羽毛,一支支宛若利箭射向哈迪斯!    哈迪斯把空着的那只手在面前一挥,一抹黑暗之气便把那些羽毛打散。

    交易!赫尔墨斯身上泛起淡淡金光,随即闪现到哈迪斯面前,以极快的速度掠过,大喊一声:运动!    霎时间,哈迪斯便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击飞,一下子便朝着那冥府之门飞去。

    哈迪斯把收割向下用力一顿,那长着密密麻麻的尖刺的斧刃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美杜莎看准机会,直视哈迪斯的眼睛,哈迪斯的行动立刻变得僵硬起来。

潘多拉打开魔盒,一道黑光轰然射向哈迪斯,赫尔墨斯再一次大喊一声运动!,随即,身形一闪,移动到哈迪斯面前,正欲将哈迪斯推回冥府,哈迪斯眼中忽然凝聚一团黑暗,身上泛起阵阵火光,随后把收割一挥,在赫尔墨斯胸前留下一个狰狞的伤口。

赫尔墨斯立刻闪回原处,为了保证可以拖住哈迪斯,他只好关闭冥府之门。

    哈迪斯用手摸了摸收割上沾着的赫尔墨斯的鲜血,眼中的黑暗忽然转变成血色,手在空中晃一晃,美杜莎便感觉精神中有一股力量在撕扯着自己,痛苦的俯下身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