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星座:起源与重现:瘟疫:9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进入开会空间之后,他坐到了宋天青旁边的椅子上,打了个哈欠,说:抱歉,起晚了。

    可以理解,毕竟你没有宋云那么快的恢复能力。王以轩点了点头,微笑着看了看打瞌睡的宋云,问道:汇报一下情况吧,我觉得宋云他恐怕需要清醒清醒。

    张星淼微微一笑:我们收获了不少情报,首先,我们成功的把解药倒入水中了,其次,张星淼环视四周,我们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敌人?孙吟疑惑的说,你们遇上了敌人?

    言外之意,就是你们如何在不叫帮手的情况下,完成了任务并且活着回来的?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张星淼说,我怀疑来者是敌人的下属,不然的话,如果我们目前的推测全部正确,敌人其实是十分强大的,不叫你们我们俩根本回不来,而且,敌人的这个下属也差一点要了我们的命,并且这个下属很有位格。

    阿喀琉斯。宋云揉揉眼睛,是阿喀琉斯。

    其余的十一个人,除去早已经从脑中知道一切的宋天青之外,全部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他不是死了吗?石痕大声问道。

    确实,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可以确定,敌人就是阿喀琉斯。张星淼无奈的耸了耸肩,桌子上出现阿喀琉斯的面庞,以及和他们对战的场景。

    这不可能死了绝对不可能复生最具有发言权的石痕疑惑的用手抵住了下巴。

    别忘了,他是一名半神。王以轩说,所谓的死,其实只是受了重伤,能量几乎耗尽而已。

    后来呢?王熠问道。

    他被哈迪斯留在了冥府。王以轩面无表情的说。

    空气忽然安静,死一般的寂静。

    哈迪斯派他来的?石痕忽然反问道,随后指着桌子上的投影说,看他的眼神更像是被哈迪斯那种人所擅长的魔法所控制

    这我不知道。王以轩摇摇头。

    你知道。韩康忽然说。

    对。陈梦说,我和天蝎曾经看见过赫尔墨斯跟你提到阿喀琉斯和哈迪斯的事情,后来我们两个不知为何就离开了,那时是你力量巅峰的时候,用脚后跟想都知道是你干的。

    保卫派的四人身体微微前倾。

    你当时不打算对我们隐瞒,不过我们不知道更好,而现在,孙吟看着王以轩的眼睛,说,你却对我们有所隐瞒,你不信任我们?你之前是怎么说的?

    知道了又有什么——卡尔刚想说什么,王以轩忽然开口:

    阿喀琉斯被哈迪斯禁锢在冥府,哈迪斯想要让阿喀琉斯为他所用,但是哈迪斯万万没想到他的母亲给他洗礼用的圣水是经过我的净化的。

    也就是说哈迪斯控制不了他。王熠连忙出来转移话题,至少当时不行。

    后来,圣战结束后,就没听过他的消息。王以轩面无表情的盯着孙吟,这次我没有隐瞒。

    孙吟什么也没说,摊了摊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保卫派的四人,只有宋云还保持着前倾的身体姿势。

    等等,你刚才说圣战之后你没再听过他的消息?张星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哈迪斯在圣战之后根本不可能瞒过赫尔墨斯,而阿喀琉斯这种人一定会是赫尔墨斯的重点观察对象,赫尔墨斯的记性绝对可靠,所以说你没再听过阿喀琉斯的消息,只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赫尔墨斯对你有所顾忌。韩康说,看了看王以轩。

    第二种情况,宋天青看了看众人,那就好玩了,圣战之后,我们失去全部力量的阿喀琉斯从密布着层层封锁的冥府中跑出来了。

    一早上,张星淼就通过空间裂缝来到了自己制造的开会空间的秘密入口。

    检查一下神性,张星淼立刻意识到大家都在等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